米巧铭018c%尽情地吃还可以减肥简直就是福利 zrsjf-美体塑形ztls1217

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5日 阅读:1 次

米巧铭018c%尽情地吃还可以减肥简直就是福利 zrsjf-美体塑形ztls1217

米巧铭


以下内容已正文无关,请忽略
夏天正是晒肚皮的好时候,陆薇穿着薄薄的淡粉色两件套亵衣,往床上一躺,晒起了肚皮。
自己的肚皮真滑呀,真软,真平,腰真细……
她轻轻地摸着,合上眸子,唇角上扬,一副陶醉得不得了的表情,却不知这表情,带着一丝香艳艳的旖旎,落进了某个人的眼底。
……
隔壁鬼宅终于卖出去了,卖宅子里的商贩长长松了口气。打宅主把房契交到他手中,至今已十年有余。这十年里,他不知忽悠了多少人到这边买宅,这宅子其实各方面都相当不错,比隔壁的相国府大,比隔壁的相国府漂亮,还比隔壁的相国府高,只一点,它闹的鬼。
它是真闹的鬼,他自己都见过!
所以他更要把它卖出去了。
不卖出去,这宅子就一直得他收拾,他也就一直和那鬼纠缠不清。好容易碰上一个冤大头,他连好处都没要了,宅主开的多少他卖多,少一分没往自己腰包里揣。
就这样,荣亲王用十年前的价格,买下了一座又大物美价廉的宅子。
”王爷。”管家把行礼搬进了正院的上房,“你真的要住这边吗?要不还是等奴才收拾几日了你在过来吧。”
收拾是借口,他压根儿不想自家主子往鬼宅里住啊!
荣亲王双手负于身后,大踏步地走进去:“不是挺干净的吗?还收拾什么?”
管家为难道:“王爷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这宅子呀,闹的鬼,还就是夏天闹!”
荣亲王一本正经道:“子不语怪力乱神,你书都读到牛肚子去了?何况本王七尺男儿,会怕那种东西?”
管家无法,只得退下了。
待管家一走,荣亲王便跳大神似的蹦到了行礼前,打开箱子,取出一尊观世音菩萨的雕像摆在了桌上:“阿弥陀佛。”
又取出一尊太上老君的雕像,拜了拜:“无量天尊。”
又取出一个钉着半裸男子的十字架,指尖在额头胸口双肩画十:“阿门!”
虔诚地拜完三尊大神,荣亲王感觉好多了。不管那鬼是哪里的,他国外的神都给请来了,应该是做不得妖了。但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……
就这样坚持了一晚,第二天他终于忍不住了,差人把楚璃叫了过来。抚育楚芊芊的缘,故楚璃从不住校,他直接让人去了淮南王府,楚璃未归,他想这更好办了,直接把楚芊芊抱了过来。
有楚芊芊在,不愁那小子不登门。
半个时辰后,楚璃如期而至。楚芊芊已经趴在柔软的虎皮上睡着了,她穿着衣裤,柔软的头发散开,手腕上缠着一根红头绳,肌肤是奶白色,脸蛋红扑扑的,像只温顺的小奶狗。
楚璃把她抱进怀里,就要离开。
荣亲王嘟哝道:“那什么……都这么晚了,你就住下呗。”
楚璃淡道:“地窖的事,我还没与王爷清算。”
荣亲王呛咳了两声:“我……我那还不是为了你好吗?你小子和我说实话,那天秦昊依旧盯着她,但是没有说话,在慕菀看来,他就是默认了。
“你就是怀疑我,也得有证据不是?“慕菀冷嗤一声,果然,这男人的肠子就是百转回旋。
“夫人,你浑身上下都是证据!”秦昊笑,起身,一把捏住了慕菀的下巴。
慕菀那里会肯,又同他打了起来,即便最终又被压制了。
“那你说啊!”慕菀的脾气也被挑了起来,看向秦昊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他。
“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记得么?”秦昊勾着唇角,一脸笃定的看着对面的女人。
慕菀伸手拉住他的手腕,直直的摔了下去,这才神色有些不自然的道:“不就是滚床单了么?”
男人的眉头一皱,好似在纠结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,良久,他才继续道:“那除了滚床单之外呢?”他的声音冷冽中却带着沉沉的味道,好听至极,却也凉薄至极。
“我们还做了交易?”慕菀这话,带着掩饰不住的疑问。
“你说呢?”秦昊并没有回答,只是给了三个模棱两可的字。
“那天晚上的事情,我真的记不起。”慕菀哼哼了一声,可这件事也着实诡异,为何什么记忆都可以复制,唯有那晚。
“哦?那武功呢,你又作何解释?”秦昊坐下,在那里敲着手指,眼神凉凉的看着她。
慕菀想了想,很是正经的问道:“如果我说,我是另外一个人呢?”
“不可能,你的脸,你后腰的疤,都不是假的。”秦昊说完,笑着抬头:“所以,夫人想好了措辞么?”
在秦昊的注视中,慕菀摇了摇头,她转着圈想了想,忽然又在秦昊对面坐了下来。
“秦昊,我们谈谈,就刚才这个问题?”慕菀开口。
秦昊嗯了一声,仍旧挺直的坐在那里,视线中带着几嗤的笑。
“如果你怀疑是我透露的风声,那么首先就是作案时间:昨天晚上的宴会我才认出那位刘将军,可秦昊,你要明白,除了那天在春香楼我没感受到之外,寻常时候,应该都是有人看着我的,即便是那天晚上,淮安也一直盯着我,其次,作案动机,你觉得,我有什么理由要出卖你?朝廷上的事情我不明白,但起码,这一点我是清楚的,只要我走出相府,就会有无数的人想杀我,你觉得,是我蠢,还是你蠢吗?再者,我要是皇上的探子,皇上还会允许我嫁给你?”慕菀一番话说完,那双澄澈的眼睛盯着秦昊,笑了笑,露出一颗小虎牙:“秦相,你有何高见?”
秦昊抿唇微微一勾,这不自觉间,主动权已经被这女人给抢去了,他轻轻的敲着手指,道:“好像是没有。”
“既然解释清楚了,那我可以洗脱嫌疑了?”慕菀小声嘀咕道:“妓院那么人多口杂的地方,你哪里不去,偏偏去那里。不过,还有两个人,你没有考虑。”
“夫人请说?”秦昊眯着的眼,像是在盯着一直猎物一样,耐心而又细致。
zrsjf018c
zrsjf018c
zrsjf018c
zrsjf018c
zrsjf018c

Tag:
相关文章